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感谢我吧,不然以后每年的今天就是你变成女人的日子”杨晨苦中作乐的自嘲道,顺便镇压了一下自己的小帐篷。

    虽然杨晨口花花,但他十八年来一直都是一个小处男,跟着假仁假义的徐国医,学习的也都是正道文章,让他就这么对一个柔弱的小女生下手,他实在接受不了。

    “我要准备下针了,如果痛,可以叫出来让我知道。”给银针消过毒,杨晨叮嘱了一番紧接着就开始施诊。

    但很快,杨晨就后悔刚刚说那句话了。

    “啊!”

    “啊~”

    “啊~!~”

    杨晨施诊的手法穿自徐国医,人称巫针,在下针的同时也会调动自身的力量深入患者体内,让患者有种暖意,也有些舒服。

    莫然也是如此,本来有些闷的胸口在杨晨施诊之后,越来越舒服,甚至让她有种呻吟的冲动。

    一开始她还强自忍耐,但随着杨晨施诊的速度越来越快,莫然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根本控制不住。

    “呼,好了。”忙活了一个月小时,杨晨才满脸通红的收回银针,赶紧坐在沙发上喝了口冰水冷静了一番。

    莫然听到杨晨的声音,也清醒了一些,紧接着就立马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甚至将通红的脸也埋在被子里。

    本来让男人看到了身体就够难为情了,居然还在男人面前……

    想一想莫然简直羞的想哭出来。

    “以后每月我再施诊一次,半年左右你就可以痊愈了,治疗的时候你可能会觉得身体发热,这是……”杨晨尴尬的眼神游移着说道。

    “你还说!不许说!”莫然小脑袋钻出被子,含羞带怒的一瞪眼,然后把手边的靠枕用力扔向杨晨,但是马上就又钻进了被子。

    但就这惊鸿一瞥,就让杨晨差点流口水。

    莫然本就漂亮,再加上满面潮红和那羞怯的表情,简直引人犯罪啊!

    不自觉的,杨晨就用上了右眼的妖瞳。

    “你怎么流鼻血了?是这种治疗方法很耗费体力吗?”莫然半天没听到声音,还以为杨晨走了,结果一抬头就看到杨晨流着两行鼻血的看着自己。

    “啊!啊,那啥,你先好好休息,下个月我再来帮你治疗。”杨晨被撞破丑态,尴尬的笑了笑,紧接着就逃也似的跑出了宾馆。

    “臭流氓!”躲回被子里,想到刚刚杨晨流鼻血的样子,蕙质兰心的莫然怎么还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顿时脸上潮红之色更甚。

    不管路上指指点点的眼神,杨晨回到家清理掉鼻血,脑海中还是那娇美的身材。

    “还好她不知道我有妖瞳,不然我的一世英名就要毁于一旦了!”杨晨咂咂嘴,英明什么的无所谓,关键是被当成色狼之后可就没有这种福利了!

    整个晚上,杨晨的梦中都是莫然的身影,有躺在床上的娇羞倩影,有浴室里那一抹诱惑。

    结果,第二天起床,杨晨发现自己赤裸裸的精满而溢了……

    咳咳……

    收拾完床单,杨晨溜溜达达的往医院走去。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