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黎子谦缓缓将目光移到斬叔的老脸上,纠正了句:“冰炭不同炉!”

    一次次的恶意伤害和打击早让黎子谦对于柏徽彻底寒心,当下,斬叔嘴里的兄弟二字,显得讽刺可笑。

    黎子谦一刻也不想停留在这里,眸光里的柔情最终摄进了乔菀的眼底。他低低说了句:“乔菀,我们走!”

    于柏徽的愤怒到达了极限,他顾不得摸不清状况的斬叔还在一旁,眸光如刀剑,沉声道了句:“休想!”

    话尾落下的那瞬,有节奏得拍了拍手,四面八方冲进来无数道黑影。

    于柏徽的脸上刹那间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柏徽,怎么回事?”斬叔的眉头锁得解不开。

    轻蔑的气流从黎子谦的鼻腔里钻出来,黎子谦不慌不忙不瘟不火地对于柏徽道了句:“早知道你会来这招!只可惜这次你怕是要失策了。好好回头看看,我走不走得了?”

    于柏徽心里一沉,转头的瞬间,一张张熟悉的脸都换成了陌生的面孔。

    眼前一黑,步子微微颤了颤,一双眼睛愈发幽深:“怎么会这样?”

    黎子谦沉稳地说了句:“好自为之。”随后,带着一干人等潇洒的离场。

    门开的一瞬,黎子谦扫了一圈,地上被绑住手脚,嘴里塞住布碎的男人七零八落地坐了一地。

    黎子谦牵着乔菀的手,从他们身上大步跨过去,直到所有人的背影消失在于柏徽染血的双目中。

    ……

    车窗外是静谧的夜色,衬得两人心跳声更清晰。

    黎子谦亲自驾车,和乔菀独坐一辆,因为离别过后,他相信他们之间谁都有太多的话想说。

    可没料到的是,两人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整整一条长长的大路快行驶到尽头,依然没人先开口。车子开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红灯亮了,黎子谦踩下刹车的时候,第一时间转脸,和她的眸光相撞。

    乔菀一瞬不瞬地凝着他,男人的眼睛就像大海般平静,可她明显能察觉出黎子谦此刻胸腔的起伏。

    几秒的对视后,大手最终爬上了她的脸,指腹温柔的摩挲几下上移到她的伤口旁边,深眸眯了眯。

    黎子谦故作严谨地说了句:“这下好了,本来就不漂亮,破相就更没人要,看来我只能委屈下负责到底了。”

    乔菀愣愣地看着他,冷不禁地噗嗤笑出来,一把搂住她的脖子,越搂越紧。

    坚实的臂腕落到她的腰上,薄唇轻轻凑在她耳根:“别太感动,今天忙了一整天,你准备怎么感谢我?别忘了我可是岚城的生意人,没有一个商人会做亏本生意。”

    乔菀一听,眉梢紧紧拧在一块,松开黎子谦的脖子,想都没想地问了句:“你都那么有钱了,难不成还要管我要钱?”

    突来的一句话彻底把黎子谦逗笑:“要钱做什么?”

    话音刚落,黎子谦的眉梢轻轻一挑,坏坏地说了句:“我要你!”

    乔菀一下子羞红了脸,拳头像雨点般砸在他的胸口。黎子谦没有躲开的意思,反而一把将她扯了过来,削薄的身子整个扣进了他的肌理。

    她抬头,过分清晰地看见眸底的宠溺。

    车喇叭不合时宜地刺进两人的耳朵,同排一辆车里的男人一脸横肉,骂骂咧咧地用泰文说了句:“要亲热去酒店再亲热,大马路上的欺负单身汉呢?看得我蛋疼,也不知道关上窗户。”

    说完的时候,正好绿灯,男人一脚刹车快速的冲了出去。

    黎子谦轻咳一声,正身发动了车子。

    乔菀绕绕头,问了句:“他说什么?泰文我一句也听不懂。”

    黎子谦唇角的笑纹淡淡地滑过眉梢,稍稍撇头:“你真的要听?”

    乔菀点点头。

    他严肃的说了句:“刚才那个人说,祝我们性|福。”

    到酒店的时候已是晚上12点,为了顾忌大家的安全,他不得不回到朋友营区附近的酒店落脚。

    这里虽然远了点,但好在干净安全。整个酒店本来就不大,黎子谦干脆全包了下来,最大最宽敞的那间房留给了自己。

    她就好像失而复得的珍宝,黎子谦恨不得把他含在嘴里,谁也叼不走。

    乔菀坐在床上,刻意避开他的眼神。在经历过这么多大风大浪过后,他们的独处变得不再单纯。

    甚至,她有些反应过度,在走进房间的那刹一汪溪水从她身体里淌了出来。

    白光将整个房间打得大亮,比起高档酒店的鹅黄灯光,吸顶灯的光线太强,强到一下子就将乔菀脸上的微红照得明朗。

    黎子谦凝着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与眉梢相连,修长的腿迈到她跟前停下,挑拨般地问了句:“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乔菀倏然抬眼,察觉到他眼里的笑意。她瞪大眼睛一脸敏感的惊呼出来:“洗什么洗?洗哪里?”

    他愣了愣,生生被她逗笑,大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低润道:“洗澡!哪里都洗!”

    嘴角瞬间僵硬,她微微咽下口水,生硬地笑笑:“呵,呵呵,那个,还是你先洗吧。”

    一回想上次刚出浴室就被扑倒的经历,乔菀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黎子谦笑着摇摇头,低叹了句:“好。”

    说完走到置物柜上翻了翻,拿下个小盒子,大方的走进浴室。

    水流声在空气里哗啦哗啦响起,仿佛空气里每一个分子都包裹着潮湿。

    乔菀愣是没敢抬头,当她的心情稍稍平静些的时候,不经意的将目光落到浴室方向的那瞬,一下从床上跌到了地毯上。

    浴室没开灯的时候她太没注意,原来这浴室的门是面巨大的透明玻璃,人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乔菀一脸错愕地凝上了他含笑的眸,沐浴露的泡沫顺着他的脖子落到胸膛,再到小腹,再到那个沉睡时都……的地方缓缓流下来。

    对黎子谦而言,他浑身上下哪里没被这个女人碰过。

    他懂她的‘深度’,她懂他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