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先生!”

    见中年男人晕倒,周围医护人员比刚刚的老者病重还要紧张,一个个的冲了上去。

    “快,把病人抬到病床上,周围的人都散开,给病人留出呼吸的空间!”李明德见众人乱糟糟的样子,沉声大喝道。

    听到李明德的呵斥,众人这才散开一些,几个年轻力胜的一声七手八脚的把张先生抬上病床。

    杨晨看着眼前的一幕极度无语,这真的是医院?怎么觉得这些人连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

    “都让开!”杨晨声音不大,但接着刚刚治好脑淤血的余威,众人下意识的分出一条小路。

    杨晨这才得以凑到张先生身边,先将手指搭在其颈部血管探察了一下,再使用妖瞳透视了张先生的大脑,这才轻轻点了点头。

    围观的医护人员见杨晨没什么动作,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如果像刚刚那种满头银针的场面再来一次,他们的心脏真有些受不了了。

    可是怕啥来啥!

    “砰!”

    就连离的远的人都能听到一声闷响,紧接着就是心头一紧。

    那小子又TM在干啥!

    “好了,都散开一些吧。”杨晨淡淡的说了一声,然后首先退开两步。

    “这人是谁啊!太牛了吧!”一位小护士跟旁边的同事窃窃私语着。

    “牛是牛,但是也太吓人了吧!咱们医院那些中医哪个不是慢慢腾腾的,一点都不吓人,你再看他!都要把人吓死了!那可是脑袋啊,太阳穴啊,一拳头就砸下去了!”另一个小护士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

    不理会周围的嘈杂,杨晨静静的看着张先生,不一会儿,张先生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张先生您醒了?”

    “张先生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张先生您先去做一下检查吧。”

    看着聚过来的一群人,张先生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但很快就掩饰了起来,没有被人发现。

    “我感觉很好。”张先生缓缓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左右摇了摇头,露出一个上位者常用的假笑。

    “小伙子,谢谢你。”张先生的视线穿过人群,直视被献媚者挤到后面的杨晨,他知道这些医生的水平。

    杨晨微微点了点头,淡笑道:“不用客气,你的烟酒需要节制,虽然这次你的晕倒只是源于大悲大喜,但你的大脑也已经有了一些淤结,这是因为你体内血糖较高,阻塞了脑部血管,刚才我给你进行了治疗,短时间不会有事,但也需要你自己好好保养。”

    “多谢。”张先生点点头,缓缓吐出两个字,但任谁都能听出来他话里的郑重。

    “客气了,这是我身为一个医生的责任。”杨晨笑了笑,随后转身离开。

    他不是一个正经的人,但十八年来接触了太多圣手,就算最后徐国医暴露了自己的丑陋面目,但十八年来医者的秉性早已深深的影响了杨晨。

    即使他上一秒还开着黄腔,但只要他进入医生的身份,他就会严肃起来,对得起自己手中的银针和患者眼中的信任!

    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张先生表情微妙,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