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体力上没有办法比得上,那他们就只能够比策略这个方面的事情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他们再一次的确认了各个地方的人手以及攻击的时候需要掌握的好时机,如此说了许久的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十二点。

    所有的人都已经退去了,而乔默和北轩还在商量着战略上的事情。

    “将军,南宋的地势多以山石为主,所以我们在攻击的时候一定要非常的小心,不要步入了对方的陷阱里面!我想,这次对方一定是派了彭华而来。这个人的心机非常的深沉,如果稍不注意的话,就有可能会步入他所设计的陷阱里面。”

    乔默对这个南宋的大将军还有一些了解,也是她在南宋的时候曾经与他有过数面之缘,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

    北轩点头,但同时也觉得非常的奇怪。

    “难道军师以前曾经去过南宋吗?怎么会对南宋的事情如此的了解呢?”

    乔默淡笑,点头!

    “以前曾经因为一些事情在那里住过半年的时间,后来又被人找回来了!”

    “原来如此,难怪你会对南宋的事情这么的了解。”

    北轩自然是知道的,老百姓当中有一部分人是在两国之间做生意的,那都是拼上了自己的性命在做的事情。

    只是,乔默这个人看起来好像并不像会做生意的人,难道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事情所以曾经到过那个地方吗?

    北轩觉得乔默这个人身上真的是有着非常多的秘密,让人很想要将她剖开看看到底里面是装着什么东西。

    不管是计谋还是她所设计出来的这些东西,都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这样一个有才能的人怎么会没有人知道呢?

    而且,有的时候看到她时,总是会感觉到她的眉宇之间带着积分的忧愁。

    但是,他也明白稍微有一些本事的人都是非常古怪的人,总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却不知道乔默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将军,我想我不得不提醒你,就如同我对南宋有一些了解是一样的,南宋的皇帝对我们这里的事情也可以说是非常的清楚。另外你还需要注意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的不对里面有没有对方的人存在。”

    乔默非常严肃的说道。

    “我们军队里面的人全部都是北辰土生土长的子弟,不会有南宋的奸细混杂在其中的。”北轩对乔默非常肯定的说道。

    乔默冷笑!

    “会吗?就算是一直生长在这个地方的人,有的时候也是会有一些其他的心思的,更何况加上一些有心的人存心的挑拨的话,那就更加不用说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了。”

    回头,她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对北轩说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就像我们可以通过一些途径到对方的国家去是一样的,他们也一样有办法到我们这里来。而且,我们还不知道他们到底到这个地方有多久的时间了,在这里有着什么样的势力,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北轩点头!

    “我明白了,多谢军师的提醒!”

    北轩确实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算是再怎么禁止,也一样会有管不到的地方,而这些人便可能会利用到这样的一些空隙,确实是自己的疏忽了。

    乔默微点了一下头之后便离开了!

    其实,乔默觉得北轩和北夙的性格差不多,只是北夙作为皇帝所以才不得不变得冷淡了些,而北轩就相对的要显得平和一些,有一种好像是另外一个自由的北夙的感觉。

    乔默觉得自己能够从这个人的身上感觉到北夙的存在,但是她还没有到会将这个人当做是北夙的替身的地步!

    只是,她其实也非常的好奇,为什么太后那样的人会生下这样性格的两个儿子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