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的医术并不是从学校里学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导师。”杨晨苦笑着说道。

    李明德有些惊讶,随即恍然。

    也是,哪个学校会教学生把银针插遍患者的脑袋?

    而且如果是医学院的学生研究出如何无手术治愈老年脑淤血这个问题,肯定会上报国家,而不是藏器于身。

    李明德沉吟片刻,说道:“你可以和咱们医院的赵医生亲近亲近,他是在中医范围内的影响力还是不小的,可能会有办法帮你一把。”

    “赵医生?”杨晨疑惑的问道。

    “赵国梁医生,昨天晚上你也有见过,就是那位,咳咳,喊的声音最大的老医生。”李明德有些尴尬的说道。

    杨晨想了想,心下恍然,合着昨天那老头在中医界人缘还不错啊。

    “谢谢院长,我会去向赵医生请教的。”杨晨谢道。

    李明德拜拜手道:“尽力而为,以你的水平拿到医师资格证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毕竟考教的是你治病的能力而不是你是什么医学院毕业的,但你也要用心,不然体制内的问题,有些硬性条件还是必须要遵守的。”

    杨晨点点头,心里对李明德有了一些敬佩,虽然这个老院长有些迷糊,有些趋炎附势,不符合自己心中刚正不阿的完美医生,但他同样也是一个提携后辈,为人善良的老医生。

    “去吧,最近这段时间你就多辛苦一下吧,虽然你医术出众,但也可以趁机学习一下医院里的章程。”李明德有些疲惫,揉着额头说着。

    “谢谢院长,那我走了。”杨晨转身离开,顺手带上房门。

    “嗡嗡嗡。”掏出手机,几条短信弹出屏幕。

    “你明天有时间吗?我们明天再治疗吧?”

    “刚刚那位医生为难你了?”

    “还好?”

    看着接连的几条短信,显然莫然有些担心了,虽然明知道人家是在担心以后没人给他治病了,但是杨晨心里还是一阵暗爽。

    “呦,莫大美女,担心我呢?”

    电话那边的莫然脸色一青,如果不是杨晨确确实实的缓解了她心脏的疼痛,她真是一分钟都不想跟杨晨多待。

    奈何,现在杨晨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明天你有空吗?”莫然咬着嘴唇打字。

    “我想想啊,可能有空,也可能没空。”杨晨坏坏的笑着。

    虽然他不会利用治病这件事来要挟美女和自己在一起,不过逗一逗她杨晨还是非常乐意的。

    “什么意思?”莫然有种不好的直觉。

    “就是说呢,如果你愿意陪我溜达溜达,我就有空,不然呢,唉,我很忙的,我还要在医院上班呢。”

    莫然紧咬银牙骂道:“混蛋!色狼!”

    但形势比人强,莫然最后还是回应道:“可以。”

    “不要那么冷淡嘛,明天上午八点,我们在你店里见怎么样?”

    “好。”

    杨晨微笑着挂断手机,扭头回到院长办公室喊了一嗓子:“院长,明天我请个假哈!”

    留下一脸懵逼的院长,杨晨溜溜达达的离开了医院。

    想一想明天就要和美女约会,实在是有些小激动呢。

    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和莫然在梦中来了一次幽会,杨晨伸着懒腰爬出了被窝。

    “完蛋,要迟到!”看了看表,杨晨一拍脑袋,这具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