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舞女口中被称之为九爷的杨润九!

    可当杨润九胜券在握,刚想表现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时,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正眯缝着眼睛看这自己的杨晨!

    什么!

    他竟然还活着?!

    要知道,杨晨的肾脏功能显示图上的分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而这次他给杨晨安排的舞女又是活好的高手,所以杨晨根本没有可能不死啊!

    “九叔。”

    正在杨润九百思不得其解的节骨眼,杨晨却开口说话了:“这是要开新闻发布会啊,还是怎么的?弄这么大阵仗!”

    杨润九闻言一愣,这一句话就给他僵了军了!

    既然人没死,他带着记者闹这一出是几个意思?

    所以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这话茬,急得直挠后脑勺。

    这一下几个小报的媒体也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以为接到了假的新闻线索,嘴里骂咧着扫兴,纷纷离开了。

    等人都走干净了,杨晨一边穿上裤子和衣服一边悠悠地说道:“九叔,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我记得我爸活着的时候您对我可不是这样的。”

    杨润九虽然在杨家排行老九,但毕竟也是三十好几的老江湖,杨晨这话里话外透着的意思不禁让他冷汗直流。

    他赶忙装出一副溺爱的表情来,柔声问道:“怎么?昨天九叔给你安排的妹子不给力呀?”

    “呵呵,给力!”杨晨系上裤腰带整了整自己的T恤衫继续说道:“给力的我差点儿精尽人亡啊!哈哈。”

    撂下这句话,杨晨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杨晨离开的背影,杨润九心里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他也说不好是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向来是任凭自己摆布的侄子今天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而且,他莫名地感受到杨晨所对他产生的敌意,让他有些心虚!

    于是傻坐在酒店客房里的杨润九,最终还是拨打了那个他不愿意拨打的电话,通话的内容也就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像是下达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命令:“动手吧,我不希望见到他出现在老爷子的七十大寿上。”

    ......

    一个星期后的上午,杨晨出现在一家古玩店里。

    今天是他爷爷杨老爷子的七十大寿,这在杨家来说那是头等大事,而作为长孙的杨晨今天无论如何要献上一份能另杨老爷子十分得意的礼物。

    因为这是他最后的机会,趁着杨老爷子还没糊涂之前,他需要得到一次认可,否则的话连杨老爷子都遗忘了他,那些叔叔伯伯们就会对他毫不留情的下手,以永绝后患!

    “先生您好,欢迎光临本店。”女服务员气质彬彬的给杨晨问好:“先生是喜欢字画还是玉石?或者是年代久远点儿的物件儿?”

    在杨晨的记忆里,杨老爷子这辈子就偏爱玉石,时常把那句“金银有价玉无价”挂在嘴边。

    所以他想也没想地就应了一声:“看看玉石吧。”

    “好的,您这边来。”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