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嗯,谢谢,我知道了,还请王老哥帮忙解一下吧。”等到王明费了半斤口水之后,杨晨笑呵呵的说道。

    王明登时笑容都要维持不住了。

    合着我半天都白说了?对牛弹琴牛还得有点反应呢吧?你比牛还不如!

    “兄弟不再选选?老哥痴长几岁,在这个行当里也混了几十年了,听老哥的劝,不能保证中,但至少概率会高一些”

    在销售这个行当里,别管会不会,在客户面前一定要有参与感,要去推荐!输了赶快送上安慰,赢了就赶快邀功,虽然最后自己也是瞎蒙的,但却会给客户一个牛逼的印象,最怕的就是你说啥客户都不听,这一点比没有专业知识都可怕!

    王明现在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

    “不了,谢谢王哥,就这几块了,王哥帮我切一下吧。”杨晨坚定的说。

    开什么玩笑!那一大堆里就仨是有料的,最后一个还是自己怕太显眼故意挑的,这还怎么再挑?

    王明见劝不动杨晨,叹了口气,知道这个客户估计是保不住了,本来这几千块钱的料是不需要自己来解的,不过既然答应了人家,还是上手一下吧。

    心疼的把卡里最后的两万块钱交了出去,杨晨开始默默祈祷。

    “妖瞳啊,你一定要像偷窥美女的时候一样准啊,哥哥我把这个月的伙食费都投进去了!你要是不准,我就要吃土去了!”

    “杨晨,走吧。”

    另一边,莫然终于平复了心情,去卫生间补妆结束走了出来。

    “别着急,我也选了几块赌一赌。”杨晨笑道。

    “你也喜欢上赌石了?”莫然惊讶的问道。

    “玩一玩。”杨晨一笑。

    莫然笑道:“那你是为了什么赌石?刺激?钱?”

    杨晨眨眨眼道:“你猜?”

    “小伙子,赌石这个玩意,不是一般人能碰的,不懂就碰,那是往里扔钱!连水漂都不带有一个的!”陈师傅老气横秋的说道。

    “是是是,就像您老一样。”杨晨翻了白眼说道。

    “你!”陈师傅指着杨晨就要开骂,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不知道吗?

    “杨先生,准备好了,咱们开始吧?”王明兴致缺缺的说道。

    “来,我就选了四块,咱们解完就走,等下我请你吃饭。”不理会臭着脸的陈师傅,杨晨转头对莫然笑道。

    随后郑重的对王明说:“王大哥,你一定小心,要用磨的!”

    王明嘴角抽搐,暗骂自己刚才干嘛要给这小子普及切和磨的区别,这下子自己的工作又重了。

    奈何人家没准是有权有钱的人家孩子啊,自己吃这碗饭,火气太盛的都干不久啊!

    “好!”王明苦着脸答应了,换上了另一副刀具。

    “王哥,先解这块。”杨晨笑呵呵的递上一块小的。

    “就这样子还需要磨?一刀下去咔嚓了完了。”围观的人不屑的说道。

    “喏,富二代来试新鲜呢,不懂装懂呗,还用磨的。”

    “切,富二代?那也不是一个大二代,真正的二代哪有这样小心翼翼的,我看就是一个想一赌改命的穷小子。”

    围观杨晨解石的人明显没有莫然解石时多,一来莫然是老面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